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医园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医宝
搜索
查看: 496|回复: 0

[其他类]卵巢早衰,简单的药对大功效,一定要知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0 23: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读:最是那一低头、一扬手的温柔,胜过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真正有魅力的女人,一定是由内而外的,那种举手投足间的气质,言辞谈吐中的儒雅,不是通过模仿就能展示出来的!但这种魅力,也惧怕疾病的困扰,尤其像卵巢,这一关乎女性健康美丽的“生命之源”,若是存在卵巢早衰的问题,势必大煞风景!卵巢早衰怎么办呢?常用药对要知晓!
药对是中药方剂的最小配伍单元。药对构成简单,但因具备了中药配伍的基本特点,成为中药方剂配伍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
柴松岩临证卵巢早衰擅用药对。或两药相须,以药性相近之药物配对共用,两药协调以增强药效;或两药相使,以具共性功效之药物配合成对,一药为主,一药为辅,类似君、臣之配合,提高药效;或两药相佐,以性味相反或效用相背之两药搭配成对,相互补充、相互佐制直达疗效。
柴松岩药对经验,在柴松岩辨证治疗卵巢早衰中医方剂配伍中具有很强的实践价值和科学规律。对柴松岩经验药对的深入研究,有助于进一步理解柴松岩辨证治疗卵巢早衰中药方剂之配伍规律。
熟地黄与女贞子、熟地黄与天冬:三药均具滋阴之效。比较而言,熟地黄滋阴之力较女贞子强,但较为滋腻;女贞子其性平和,补阴而不腻滞;天冬补阴之力更逊,亦无滋腻之弊。临证卵巢早衰闭经子宫内膜薄之患者,柴松岩喜用熟地黄与女贞子,或熟地黄与天冬配伍,两药相使,补肾养阴,以期培育内膜之生长。
熟地黄与首乌何首乌、阿胶与何首乌:三药均为补血要药,用于卵巢早衰血海空虚、肾阴损伤,症见头晕耳鸣、腰膝酸软、潮热盗汗诸症,大补阴血。熟地黄补肝肾、益精血作用较何首乌为优,但滋腻较甚,易腻膈碍胃;何首乌无滋腻之弊,不碍胃,为熟地黄所不及;阿胶滋阴补血止血,亦较为滋腻。临证卵巢早衰,柴松岩常以熟地黄与何首乌,或阿胶珠与何首乌,两两相须为用,共养阴血,填充血海。
枸杞子与何首乌:两药相须,共养阴血。枸杞子甘平质润,长于滋补肝肾之阴,兼益肾中之阳;何首乌不寒、不燥、不腻,补肝肾益精血,兼收敛精气。二药合用,养阴血兼能顾护肾气。
杜仲与当归:杜仲味甘、微辛,性温,入肾经气分,补肝肾,补而不滞;当归味辛、甘、微苦,性温,入心、肝、脾经,补血活血,性动而主走。卵巢早衰患者多表现为闭经、基础体温单相,杜仲与当归相使为用,杜仲温肾走下,当归补血活血,共同改善卵巢功能不足之状态。
知母与玉竹:用于卵巢早衰阴虚内热证。知母体润性寒,入肺、胃、肾经,擅滋阴降火,退虚热,生津液,润肠燥。知母苦寒清泄,主入气分,功专清泻胃火。《医学启源》曰知母“治足阳明火热,大补益肾水”。玉竹入肺、胃经,味甘润和缓,亦寒,擅益胃生津,润燥止咳。两药相须,以其“寒”之共性,同治热病伤阴所致卵巢早衰之潮热汗出、口舌生疮、舌红少苔、脉细数诸症。因二药性寒,不宜久服。
沙参北沙参与石斛:北沙参味甘、淡,归肺、肾经,清肺热、养肺阴。石斛味甘,性微寒,归胃、肺、肾经,功效滋阴清热。两药皆入肺、胃经,具养阴清热之共性。柴松岩常以北沙参与石斛两药相须,用治卵巢早衰阴虚火旺之证。
石斛与玉竹:两药共具养阴生津之功效。石斛养胃阴、生津液之力较强,并可益肾阴,清虚热;玉竹甘平柔润,养肺胃之阴而除燥热,作用缓慢。两药相须,以增强养阴之力。
菟丝子与枸杞子:菟丝子味辛、甘,性平,入肝、肾经,助阳而能益精,平补肝肾,不温不燥。枸杞子味甘,性平,入肝、肾经,滋补肝肾之阴,为平补肾精肝血之品。两药相须为用,平补肾中阴阳,适用于精血不足之证。临床常用量各10~15g。
车前子与墨旱莲:用于卵巢早衰症见舌红、苔黄,阴虚夹有湿热者滋补肝肾,清利湿热。车前子甘寒滑利,走而不守。既清热利尿,渗湿止泻,又补益肝肾,清肝明目。墨旱莲酸、甘,性凉,入阴血之分,可滋补肝肾之阴。但墨旱莲善主敛涩,守而不走。车前子与墨旱莲配伍,两药既相须亦相佐,动静结合,共达补益肝肾之功。亦如《本草汇言》言,车前子与补肾药合用,可“行肝疏肾,畅郁和阳”,“令强阴有子”。
茯苓与薏苡仁:二药均为淡渗利湿之品。卵巢早衰兼见脾虚湿蕴之证,症见倦怠乏力、大便溏薄、腹胀、自汗、舌肥嫩、苔厚腻者,柴松岩常以茯苓配伍薏苡仁,两药相须,补益脾气,清利湿热。茯苓、薏苡仁均能健脾,薏苡仁偏凉可清热,茯苓可宁心安神。
桑枝与川芎:用于卵巢早衰日久,胞脉瘀阻之证。桑枝味苦、微辛,性平,祛风湿而善达四肢经络,通利关节。川芎活血祛瘀。桑枝与川芎合用,两药相须,缓解肢体、肌肉不适症状常常有效。
茵陈与泽兰:用于卵巢早衰兼见湿浊瘀阻证,症见舌嫩暗、苔黄腻者。茵陈苦泄下降,性寒清热,善清利脾胃肝胆湿热,使之从小便而出,原为治黄疸之要药。泽兰辛温芳散,善走肝经血分,功能活血化瘀,通经利脉,行而不峻,为妇科之要药。泽兰又辛香行散,入脾助运,行水利窍,适用于血瘀气滞所致之水肿。卵巢早衰兼夹湿热者,以茵陈配伍泽兰,两药相须,清利湿热,泽兰又引药至经脉并具活血化瘀之性。
续断与黄柏:两药皆苦。续断性微温,入肾经血分,有补肝肾、通利血脉之功效;黄柏性寒,坚肾益阴,清泻相火,常配合补肾药用于清阴虚阳亢所致之虚火。两药相佐为用,一温一寒,共奏补肝肾、泻肾火之功,下焦虚热可平矣。
柴胡与川芎:柴胡芳香疏泄,可升可散。川芎辛散温通,活血走下。柴胡舒肝解郁,川芎活血化瘀。同为调理气血,两药相佐,一上一下,相辅相成。柴松岩临证卵巢早衰,柴胡、川芎用量均不超过6g。两药同用时,根据患者月经周期以及辨证不同,用量有不同侧重。侧重走下,重用川芎。
瞿麦与川芎:用于卵巢早衰日久胞脉瘀阻者。瞿麦体轻中空,宣通降利,通心经而利血脉,可用治血瘀经闭。瞿麦通利之性较强,《本经》记载可“破胎堕子,下闭血”。川芎活血行气,为血中气药。两药相须,调理胞脉气血,以达改善内膜血运、增加子宫内膜受容性之效。
丹参与桃仁:丹参凉血活血,桃仁破血行瘀,两药相须,增强活血之力。
合欢皮与远志:两药相须,解郁安神,交通心肾,用治卵巢早衰兼见失眠、健忘之症。
金银花与生甘草:是柴松岩清解血热之常用药对。用于药源性卵巢早衰清热解毒。
柴胡与郁金:常用于卵巢早衰肝气郁结所致气血瘀滞之证。柴胡善疏泄肝气而解郁结,又可启动相火;郁金舒肝解郁的同时又能入血分而行血中之滞。两药相须为用,行气活血,长于疏泄。
桃仁与红花:用于卵巢早衰兼见血瘀证者。桃仁味苦、甘,入肝经血分,苦能泄降导下以破瘀,甘能和畅气血以生新。红花辛、温,亦入肝经血分,《本草衍义补遗》云其“多用则破血,少用则养血”。红花多用时,辛温走散,破血通经;少用时,可舒肝郁,助血海,和血养血,各有妙义。两药均能补能泻,相须为用,濡润行散、活血化瘀。
泽兰与益母草:用于卵巢早衰兼见血瘀夹湿证。泽兰、益母草均可活血祛瘀、利水消肿,常相须为用。此药对药性平和,行而不峻,久服不伤正。
【本文选自《卵巢早衰治验》(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滕秀香著)】
早衰, 女贞子, 熟地黄, 中药方, 方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