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医园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医宝
搜索
查看: 3603|回复: 24

全国著名针灸学家——魏稼(精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0 02: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魏稼,男,汉族,1933年7月生,江西都昌县人,出身中医世家,自幼跟随赣中名医叔父魏荷生学中医,研读经典著作,继承家传医技。50年代初,从国内名医赵尔康、徐少廷学针灸,深得其传。1954~1959年,相继入江西中医进修学校及南京中医学院深造,研修了中西医学课程,受到当代针灸名家承淡安、邱茂良的耳提面命,以优异成绩留江西中医学院任教,从事临床、教学、科研至今。魏氏从60年代初起,即在附属医院从事中医针灸诊疗工作,尽可能定时、定点、定专业参加门诊。对治疗痛证、炎证以及疟疾、痢疾、急腹症、肝炎、小儿消化不良、癫痫、坐骨神经痛、风湿痛、肩关节病、头痛、腰痛、扭挫伤、肠胃病、痈疡、子宫下垂、闭经、痛经、不孕症、扁桃体炎、咽喉声带病、突聋、结膜炎等的针药治疗经验尤多;对流脑、精神分裂症、哮喘、面瘫、骨质增生、夜尿、溃疡病、小儿麻痹、聋哑、声带小结、咽喉炎等还开设专科门诊,或到各专科医院进行全面系统深入的临床治疗观察,多已发表论文。他运用徐少廷“飞针法”以及夹脊、绝骨、承山、风池等穴,颇多独到之处,疗效甚佳,不少报刊相继报道,誉为“神针魏”。他还将艾灸用于治热证,发表了“热证可灸论”,一反千百年热证忌灸说,学术界为之震动,北京田从豁及安徽周楣声等教授在临床观察中,验证了其论点的正确性。1975年,国家派遣魏氏赴北非突尼斯援外应诊2年余,共治疗了10多个国家的患者2万余人次,深受好评。一次,应邀于该国首都作学术报告,在座无虚席的近千人会议厅,突遭一突方医生挑剔发难,当即站出一位曾受魏氏针治获效的哮喘患者,他现身说法慷慨陈词,据实驳斥,赢得了全场热烈掌声,此后求诊者纷至沓来。特别是为总统儿媳及总理夫人等上层人物针治获佳效,更使针灸风靡了突尼斯。近年来,他仍坚持门诊,治愈不少疑难病症。如1992年治愈一重症肌无力患者;另一脱发患者经针治后毛发新生,当时恰逢意大利电视台记者采访,立即作了现场摄影报道。魏氏从事中医针灸研究成绩斐然,已在国内公开发行的25种期刊学报发表文稿96篇,共约60万字。其发表于《中医杂志》的“关于针刺得气问题”、“热证可灸论”、“关于针灸处方四大要素”、“关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的治疗体会”,以及《中国针灸》的“关于无创痛针灸问题”,与《江苏中医》的“试论古代针灸学派”、“江西中医学院学报”的“针灸药物并重,提高中医疗效”等论文,在国内外有较大影响。他还创立了两门针灸新兴学科:一是受国家卫生部委托主编,1987年由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全国高校本科统编教材《各家针灸学说》,已再版六次,仍在全国各中医学院通用。这部教材,是在参考资料极少,无蓝本和类似著作的情况下首次编写而成的,被针灸界权威誉为创举,丰富了针灸理论和拓宽了针灸研究领域。二是首先提出了“无创痛针灸”这个全新概念,《健康报》记者作了专访报道,嗣后《光明日报》的《文摘报》、《文汇报》、《光明日报》、《科技日报》、《中国中医药报》等相继转载或采访报道。他策划、指导、组织编写了《无创痛针灸学》一书也已出版发行,从而建立了这门交叉前沿学科,学术界认为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与导向意义。魏氏从事中医针灸高等教育40年,已教的课程有中医基础学、内经、针灸学等;迄今学生遍布世界各地。他不但教过大批本科生、专科生、研究生、进修生,还教过美国、德国、日本、法国、丹麦、前南斯拉夫、比利时、荷兰、台湾等地学生。他培养造就了一批在学术上有较高造诣的学生,如指导谌剑飞用针刺治糖尿病研究,写出了高质量的总结报告,1994年获全国优秀论文一等奖,目前又出版了专著,已破格晋升为珠海中医院主任医师。又指导研究生王建新对络刺治脑梗塞进行科研,论文在《中国针灸》、《世界针灸》发表,并送法国巴黎召开的世界针灸大会,曾一再应邀出席会议作学术报告。再如近年带教副主任医师张桥保用针灸或针药结合治哮喘、骨质增生获佳效,二次荣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优秀论文奖杯。还带教副主任医师谢强对针灸治声带、咽喉、耳聋疾病的临床研究,证明了针药互补优于单纯药治,疗效大有提高,求诊患者激增,在国内不少刊物发表了论文,1995年被评为首届全国百名杰出青年中医之一。魏氏临床、科研、教学成就突出,蜚声国际针坛,美国加州、科罗拉多州、犹它州,奥地利波尔次曼、埃及陆军医院、英国福生针灸学院、阿根廷和香港针灸学(协)会等学者曾致函钦佩,或请教学术问题,或邀请编写专著指导临床等;还被美国、英国、阿根廷、香港等学术机构团体聘为顾问。1994年3月,比利时晴明中医学院邀请他赴欧讲学三周,听讲学员来自比、荷、德、法、卢等国,受到了该院院长布鲁诺及比中友协主席付满得(中文名)等的盛情款待和赞誉。1995年4月又被美国旧金山“中国微针疗法”国际学术会议聘为顾问,并邀请出席了会议;会后,又应犹它州中医针灸研究所邀请,陪同前世界针联主席王雪苔赴该所访问及临床指导20天,受到欢迎,美报作了反复报道。在访问荷兰、洛杉机时,婉拒了当地学者挽留、高薪聘请应诊或讲学。他的业绩已载入了英国剑桥大学《国际医学名人传记》。魏氏曾任国家卫生部医学科学委员会委员,江西中医学院教务科研处长,江西省科研、教学、卫生三系列高级职称评委。还受聘为《针灸学辞典》、《针灸大成校释》、《医学百科全书针灸分册》、《中国灸法大全》、《中医杂志》等书籍和刊物的编审、主审或编委。魏氏现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全国高校针灸系列教材主审、全国中医药科技成果以及中国国际针灸考试委员会委员;中国针灸学会常务理事及文献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江西省针灸学会理事长等职。1990年,国家人事部、卫生部、中医药管理局确定魏氏为全国名老中医继承人导师,颁发了荣誉证书;因魏氏作出的突出贡献,1991年国务院批准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他的事迹为国家人事部、中国中医药学会等主编的国内多种名医录、名人传记收载。
 楼主| 发表于 2011-1-20 03:0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1-1-20 03: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工具学说互补穴位刺激工具除毫针外,古代如窦材爱用灸法,张子和多用铍针,现代有神灯、埋线、电针等,都形成了不同学说。工具学说互补亦举二例如下: 1神灯补毫针之不足患者朱某某,女,20岁,学生。双眼睑下垂几乎不能开启已二月余,曾在多所医院就诊,诊断为重症肌无力。胸腺无异常发现,伴斜视与复视,晨轻夕重,劳累及风吹后加剧。面色苍白,恶风寒,腹微痛,便溏,纳少、神疲、少气懒言、舌苔白腻,脉细弱。证属脾阳不足,中气下陷,师东垣、罗谦甫学说,用上巨虚、足三里、中脘、脾胃俞、攒竹、太阳、合谷等穴针刺,十余次少效。 又思窦材扶阳有“灼艾第一”之说,乃于上穴加神灯照,使之有微微灼痛感,每次约30分钟,令局部潮红,患者腹痛渐止,食欲渐增,面色红润,大便正常,不再畏寒,眼睑已能开启,月余而愈。 神灯乃现代电热刺激工具,魏氏治脾肾阳气不足之证往往以之代灸,疗效颇佳。神灯代灸,是否意味着施灸不一定用艾?然无足够对照观察,尚待进一步研究。此例施神灯后较未用之前奏效明显,证明神灯可补单纯针刺之不足。 2艾灸补神灯之不足谭某,男,48岁,干部。患哮喘病10余年,经某大医院诊断为支气管哮喘并作过敏试验,认为过敏原是螨虫、粉尘、油漆等。形体瘦弱,四肢及胸背部特别畏寒,目下已进入隆冬,即须加裹厚鸭绒衣袜保暖。终日咳喘,胸闷气逼,吐白痰涎,尿短便溏,腹胀纳少,舌苔白腻,脉沉迟。证属脾肾阳虚。因患者拒针,初用神灯照:脾俞、胃俞、肾俞、肺俞、中脘、关元、膻中等穴,每次约40分钟,5次后,症改善不甚理想。乃于上穴加用艾炷灸,发微泡,敷以纱布消炎膏,日一次,三次显著好转,尔后每周二次,10余次后,仅有少许胸闷外,诸症悉除。 此乃气阳两虚重症。魏氏在治疗过程中意识到只用神灯难以奏效,乃加用起泡灸以加大补阳祛寒力度,终于取得了满意效果。提示神灯还不能全部代替传统艾灸疗法。以上两例,均是寒证,按“寒者热之”的法则治愈。
 楼主| 发表于 2011-1-20 04: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法学说互补古代操作手法名目繁多,也形成了诸多学说。如窦汉卿的补泻十四法学说,徐凤的烧山火、透天凉与迎随补泻学说,杨继洲《针灸大成》引高武“神针八法”中的“凤凰展翅,饿马摇铃”等学说。魏氏对后者尤多应用,认为可补其它补泻法之不足。如:1饿马摇铃法补迎随法之不足郑某某,女,30岁,工人。患十二指肠球部溃疡10余年,隐痛多在进食2~4小时出现,上腹偏右有压痛。昨因情绪不佳及受凉而加剧,食纳不佳,上腹闷胀、吐酸水、神倦、少食懒言、便溏、舌苔白厚而腻,脉弦紧、睡眠不佳。诊为脾胃气虚、肝胃不和。初用太冲、期门、三阴交、足三里、脾胃俞等,对四肢穴用迎随补泻中的随补法,顺其经脉循行方向针刺,留针30分钟,痛仍甚,继加用饿马摇铃法,二指夹针柄持续运转,左右轻摆针柄约10分钟后,痛即缓解,针10分钟后再行一次。如此治20余次,痛渐止,余症相继消失,摄片复查,龛影消失。 原文载“饿马摇铃”法是用“右手大指、食指捻针柄,如饿马无力之状,缓缓前进则长,后退则短”。魏氏加了摇摆时间,手法稍有不同,但二者均为轻而缓的刺激则一致。 2凤凰展翅补透天凉之不足赵某某,男,28岁。咽喉痛已四天,右侧尤甚,痛连耳根,吞咽发音困难,自感咽喉部如有火燎,仅能进食流质,有时则从鼻腔喷出,口角流涎。体温391℃。检查见咽喉粘膜充血,左扁桃体红肿Ⅱ度,表面有少许脓黄点,肿向前下方移位,触之坚硬无波动感,左舌腭弓充血、水肿隆起,下颔角有肿大淋巴结。诊为左扁桃体周围炎(单蛾风)。脉数,舌红,口干,乃热毒上壅之症,宜清泄热毒。用透天凉手法泻之,取尺泽、少商、天突、廉泉、合谷等穴,治三次,虽其中廉泉穴确也现凉感,但诸症有增无减,乃于上穴改用“凤凰展翅法”。用右手大指、食指捻针头,大指向后、食指向前转针,如飞腾之状,一捻一放。持续行针约20分钟,针后即感痛大减,进食如常。复诊热已退,续治疗5次而愈。 透天凉法治火热诸症本来疗效尚可,然而此例失效,提示并非万能。另外,魏氏用凤凰展翅法,乃向一方捻转,是其独特之处,古书未载。
 楼主| 发表于 2011-1-20 05: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创痛“针灸”互补所谓无创痛“针灸”,指古代的温灸、拔罐、指针、穴敷、针及现代的激光、微波、超声波、红外线、体表电极、神灯、耳压等,施于体表经穴而不引起创伤或痛苦的经穴刺激疗法而言。因针灸二字已不能概括其全部内涵,实已为其它各种刺激工具取代,故改称无创痛经穴刺激疗法更为确切。 1988年,魏氏从分析针灸的历史与现状,以及当今世界的普遍需求出发,加上对未来针灸学的展望提出了针灸必须顺应人类共同愿望,加速发展无创痛针灸的观点。这不仅具有现实意义,而且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与世界意义。他在临床实践中也身体力行,应用各种无创痛“针灸”疗法取得了可喜的成就。亦举数例如下:1穴位按压补针刺穴位之不足周某某,女,40岁,干部。经常恶心呕吐,遇精神紧张、疲劳或接触厌恶气味与景象时多诱发。经多家医院各科会诊检查诊断,均查不出原因,诊为精神性呕吐,曾用多种药治无效,来求针灸一试。患者平时精神抑郁,今发呕吐嗳气频频,胸闷胁胀,烦闷不舒,睡眠不佳,舌边红,少苔,脉弦,二便正常。诊为肝气怫郁,横逆犯胃,胃失和降,上逆为吐。先用针刺太冲、风池、肝俞、胃俞、足三里、内关、中脘等穴3次失效。乃借鉴按压攒竹治呃逆法,改于风池、肝胃俞附近找压痛点,施以较重压按点揉法,每次约15分钟,3次竟愈。 此乃用无创痛针灸补有创痛针灸之不足的范例。反过来,有创痛针灸亦有补无创痛针灸不足之处。 2毫针刺法补穴位敷贴之不足孙某,男,11岁,学生。患哮喘8年,母有荨麻疹史。发病前有鼻痒、喷嚏、流清涕,发病时有高声调吹风样哮鸣音、气憋、胸闷心跳、吐粘白痰涎,每年春秋季加重,初起较轻,近年渐次发作频繁。曾多次用各种中西药物未能根治。经不少大医院诊治,诊为吸入型支气管哮喘,并经过敏原测定,报告认为与花粉、灰尘、螨虫等有关。初因小孩畏痛,未用针灸治疗,只给斑蝥白芥末敷贴定喘,膻中、肺俞、膏肓等穴令起泡,每周1次,1月1疗程,共2疗程,未能控制。乃改用针刺定喘穴,令针感向下或向两胁等处放射。日一次,不留针,2次大效,10次控制,继续观察年余未复发。 这一案例说明有创痛针灸目前仍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为了提高疗效,临床宜注意发挥优势互补作用,不可随意摒弃。魏氏对定喘穴定位与刺法与一般不同,是于第七颈椎至第五胸椎旁取穴轮流应用的。 3激光照射补药物穴敷之不足吴某某,男,45岁。患慢性腹泻便秘10年,时轻时重,作X线钡灌肠检查,提示结肠紧张力过强,诊为结肠过敏。发时腹部多于进食后有发胀和不适,有时偶发剧痛,肠鸣恶心,痛在下腹,便后或失气后则减,腹泻日3~4次以至10余次,睡眠不佳,间或便秘数日,平时头晕疲乏,舌苔白腻略黄,舌质淡,脉弱。诊为中气下陷,脾肾阳虚,先用四神散(补骨脂、吴萸、肉豆蔻、五味子、生姜)为末,用白酒调敷于关元、气海、下脘、天枢穴上,上盖纱布。隔日用脾胃肾俞,再于布上用隔姜灸,令能忍受为度,每次约40分钟,5次进步不大。乃去灸改用氦氖激光于药物纱布上照射,输出功率25mW,每次15分钟,20次诸症尽去。 此例先用穴敷效不显著改用激光而愈,说明无创痛针灸自身也有互补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11-1-20 05: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重视刺营魏氏的重刺营思想渊源于先师徐少廷刺少商、老商放血的临床经验,以及《内经》、张子和、罗天益、朱丹溪、薛立斋、郑梅涧、夏春农等古代名著和名医的刺营放血思想。刺营放血,早在《内经》中就有大量论述,到金元时代,才正式发展成为流派,代表人物是金元四大家之一的张子和,私淑此派的学者,代不乏人,如罗天益、薛立斋、郭右陶等均为积极支持者,他们均以擅长刺营放血法著称于世。 魏氏临床师承了他们的经验,广泛应用刺营放血治疗多种病症常获奇效。现仅就他治咽喉急症与脑梗塞两个方面论述如下:(一)刺营治咽喉急症魏氏在继承先师和历代医家刺营放血治咽喉急症思想的基础上,创立出综合刺营放血(丛刺三商穴、点刺咽喉患部和点刺耳轮三点)的独特疗法,运用于治疗扁桃体周围脓肿,急性创伤性喉炎、急性咽炎、溃疡膜性咽峡炎、急性充血性扁桃体炎、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等6种咽喉急症,效验颇佳。 1刺营部位及方法咽科急性炎症的刺营部位及方法,主要采取丛刺拇指三商穴和耳轮三点(即耳轮上、中下各一点,等距)宣泄血热。 丛刺患部放血:施术时,医者先嘱患者张口,用压舌板压定舌头,暴露口咽腔;然后,持5寸长毫针对准咽窍红肿患部,用丛刺法轻浅地刺5~10下(即在患部作比较集中的总状丛刺),直刺01寸,微出血即可。若为腭扁桃体的病变则两侧皆刺。 点刺三商放血:三商为奇穴,位于拇指指甲根部,其桡侧缘为少商,尺侧缘为老商,之间为第四卷314中商,三穴合称三商。施术时,医者先用手捋患者一侧手臂,从上臂往下沿腕直捋至拇指末端,往返十数下,使拇指局部充盈血液;然后,左手握紧拇指根部,右手持三棱针用点刺法快速刺三穴,斜刺02寸,急入急出,有似电闪,约出血2毫升即可。接下按同法刺另一拇指穴位。 点刺耳轮三点放血:施术时,医者先用左手揉摩患者一侧耳轮约5分钟,使局部充盈血液,然后,左手捏紧耳轮相应部位,右手持三棱针用点刺法快速刺三点,直刺02寸,急入急出,有似电闪,约出血2毫升即可。接下按同法刺另一耳轮三点。 2刺营宜忌与注意事项刺营疗法广泛适应由于内外邪毒结聚、脏腑气血失调、经络闭阻不通所致的急慢性疾病,尤其适宜五官科疾患。魏氏认为,位居头面部的五官七窍乃经络汇集之处,下通脏腑,是机体内外交流的窍道。如《灵枢•邪气脏腑病形》所说:“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其血气皆上于面而走空窍。”若一有怫郁,脏腑失和,气血失调,经络不通,邪毒结聚,可致五官七窍阻闭,而发生耳聋不闻、目障不视、鼻窒不嗅、喉痹不仁等病症。咽科急性炎症,属中医“喉痹”范畴,多因风热火毒上扰,壅闭咽窍,致使气血阻滞,经络闭阻而为病。《尤氏喉科秘书》指出:“喉痹,属痰、属风、属热,皆因郁火而兼热毒,肿甚不仁,乃咽喉重症。喉痹者,总名也。”可知,喉痹是多种咽喉急症,其中包括咽窍急症如风热喉痹、烂乳蛾、风热乳蛾、单蛾风等,分别与现代医学的急性咽炎、溃疡膜性咽峡炎、急性充血性扁桃体炎、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扁桃体周围炎等咽科急性炎症相似。临床症见,突发咽窍肿痛,吞咽不利或困难,并伴发热、头痛、舌边尖红或舌赤,苔薄黄,脉浮数或洪大等。 刺营的禁忌和注意事项在《内经》有详细记载,如《素问•刺禁论》说:“无刺大醉,令人气乱。 无刺大怒,令人气逆。无刺大劳人,无刺新饱人,无刺大饥人,无刺大渴人,无刺大惊人。”又“刺跗上,中大脉,血出不止,死。刺面,中溜脉、不幸为盲。……刺舌下,中脉太过,血出不止,为。……刺郄中,血出不止,死。刺客主人内陷,中脉,为内漏为聋。……刺臂太阴脉,出血多,立死。刺足少阴脉,重虚出血,为舌难以言。……刺匡上陷骨中脉,为漏为盲。”魏氏根据《内经》之旨并结合自己的临床体验,认为对正处于暴饮、暴食、大饥、大渴、过度疲劳、情绪剧烈波动等情形的患者,和患有严重心、肝、肾功能损害者、血小板减少者、下肢静脉曲张严重者、低血压者以及在动脉上皆应慎刺。若出现晕针,应立即停针,尽快将患者取头低足高位平卧床上,同时给予热饮茶水或咖啡;晕针严重者,可用毫针刺人中、合谷、足三里等穴,以醒脑开窍促使其苏醒;若不慎误伤动脉出血时,应冷静沉着,迅速用消毒棉球在局部加压止血;若刺后局部发生血肿,可用手挤压局部促使郁血排出,或用火罐吸拔,仍难消退者,一日后可用热敷法促使消散。 3刺营法在咽科急性炎症的具体运用(1)急性咽炎张某某,女,34岁,工人。1991年4月22日首诊。主诉:有慢性咽炎史,现咽痛2天,吞咽时疼痛显著,伴发热微恶风,舌边红、苔薄黄,脉浮数。检查见咽粘膜急性充血,腭弓及悬壅垂充血水肿,咽后壁多个淋巴滤泡及咽侧索红肿且上附有黄白色脓点,可触及颌下肿大之淋巴结,体温385℃。诊断为急性咽炎(风热喉痹),证属风热上犯,咽窍不利。治拟宣泄邪热,消肿利咽法。采取刺营治疗,日1次。以毫针丛刺咽窍患处6下,微出恶血;以三棱针点刺三商穴,出血约15毫升,以三棱针点刺耳轮三点,出血约15毫升。针毕旋即觉痛缓。二诊,热第四卷315退,咽痛大减,进食无碍。检查见咽粘膜和淋巴滤泡及咽侧索充血肿胀减轻,舌苔薄黄,脉略浮数;继按前法刺营放血。三诊,诸症悉除,仅觉夜寐略有咽干不适,检查见咽部炎症象已消退,嘱其用肉桂末醋调敷涌泉穴,每晚1次,连敷3日,咽喉濡利,病告痊愈。 (2)溃疡膜性咽峡炎张某某,男,22岁,学生。1991年6月2日首诊。主诉:右侧咽痛4天,吞咽痛甚,并可连及同侧耳痛;发热,不恶寒,口干渴,自觉吐痰有金属味,舌红苔黄,脉数。检查见右侧扁桃体充血肿大(Ⅱ°);其上有小块状溃疡且表面附有少许假膜,可触及颌下肿大之淋巴结,体温378℃。 诊断为溃疡膜性咽峡炎(烂乳蛾)。治拟宣泄邪热,消肿利咽法。采取刺营治疗,日1次。以毫针丛刺右侧扁桃体5下,微出恶血;以三棱针点刺三商穴,出血约2毫升;以三棱针点刺耳轮三点,出血约2毫升;针毕顿觉痛减。二诊,仍发热,咽痛减,进食仍有轻度疼痛不适。检查见扁桃体上假膜减少,舌红,脉数。仍按前法刺营放血。三诊,热退,但进食仍有轻微疼痛不适。检查见扁桃体上假膜已退,溃疡面缩小,扁桃体红肿大减(Ⅰ°),舌红嫩,脉细。继按前法刺营放血。四诊,诸症悉除,检查扁桃体恢复正常,病告痊愈。拟养阴清热法,采取王不留行籽贴压肺、肾、神门、扁桃体等穴,每次1耳,每穴揉压1分钟,每日3次,以善其后。贴压3日,咽喉无恙而终止治疗。 (3)急性充血性扁桃体炎龚某某,女,47岁。1991年5月29日首诊。主诉:经常咽痛,近4日咽痛甚,吞咽困难,口渴咽干,伴发热,不恶寒,头略痛,舌红,苔薄黄,脉浮数。检查见两侧腭弓和咽粘膜充血,扁桃体红肿(Ⅰ°),悬壅垂轻度水肿,体温382℃,下颌角可触及肿大之淋巴结。诊断为急性充血性扁桃体炎(风热乳蛾)。治拟宣泄邪热,消肿利咽法。采取刺营治疗,日1次。以毫针丛刺两侧扁桃体各5下,微出恶血;以三棱针点刺耳轮三点,出血约2毫升;以三棱针点刺三商穴,出血约2毫升。针毕顿觉痛减。三诊,咽痛除,检查见扁桃体及咽部恢复正常,病告痊愈。仍按前法刺营放血,以善其后。 (4)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许某,男,33岁。1991年5月2日首诊。咽痛三天,吞咽困难,发热,头痛,全身肢节酸楚,舌红,苔薄黄,脉浮数。检查见咽粘膜和腭弓充血,两侧扁桃体充血肿大(Ⅱ°),且表面有黄白色膜状脓液,咽后壁2~3个淋巴滤泡充血肿大,体温392℃,下颌角可触及肿大之淋巴结。诊断为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烂乳蛾)。治拟宣泄邪热,消肿利咽法。采取刺营治疗,日1次。以毫针丛刺两侧扁桃体各5下,微出恶血;以三棱针点刺三商穴,出血约3毫升;以三棱针点刺耳轮三点,出血约3毫升,针毕顿觉痛减。二诊,咽痛稍减,仍有发热、头痛不适。检查见扁桃体红肿稍减,脓液仍存,舌红,脉浮数,继按前法刺营放血。三诊,热退,咽部吞咽时仍有轻度疼痛。检查见扁桃体红肿及脓液大减,舌红嫩,脉细,继按前法刺营放血。四诊,咽痛除,但略有咽干涩不适,饮食无味,舌红嫩,脉细,拟养阴清热法,改用王不留行籽贴压肺、肾、神门、咽喉等耳穴,每次1耳,每穴揉按1分钟,每日3次,3日一换,贴压6日,咽喉濡利,病告痊愈。 (5)急性扁桃体周围炎陈某,女,30岁。1991年4月13日首诊。咽痛4天,现咽痛局限于一侧,吞咽困难,痛连耳根,饮水从鼻中呛出,口角流涎,发热,舌红苔黄,脉洪数。检查见咽粘膜充血,左扁桃体红肿(Ⅱ°)且表面有少许脓点,左舌腭弓及软腭充血、水肿并隆起,扁桃体向前下方移位,触之坚硬第四卷316无波动感,可触及下颌角肿大之淋巴结,体温395℃。诊断为左侧扁桃体周围炎(单蛾风)。 治拟泄热解毒,消肿开闭法。采取刺营治疗,日1次。以毫针丛刺扁桃体及舌腭弓和软腭10下,微出恶血;以三棱针点刺三商穴,出血约3毫升,以三棱针点刺耳轮三点,出血约3毫升,针毕顿觉痛减,精神清爽。二诊,咽痛大减,热退,脉细略数,继按前法刺营放血。三诊,咽痛除,仅有咽干不适,检查见扁桃体及周围组织已恢复正常,舌红嫩,脉细,继按前法刺营放血。四诊,仅有轻度咽干不适,舌红嫩,脉细,拟养阴清热法,改用王不留行籽贴压肺、肾、神门、咽喉等穴,每穴揉按1分钟,每日3次,换压3日,咽喉润利,病告痊愈。 4讨论刺营即针刺放血,现今习称刺络。魏氏认为,严格地说,刺营应包括刺络,但刺络不能相等于刺营。《灵枢•宝命全形论》篇指出,“刺必中其营。”《灵枢•寿夭刚柔》篇亦说:“刺营者,出血。”营行脉中,变化为血,故称营血。可见,刺营出血,必是刺中经脉或络脉,才有血溢出,所以血出必刺中营,刺中营必血出。正如《灵枢•血脉》篇所说:“血脉者,盛坚横以赤,上下无常处。 小者如针,大者如筋,则泻之全也。故无失数矣。”《黄帝内经灵枢集注》释之:“盛坚横以赤者,血盛于脉中也;上下无常处者,血气之流行也;小者如针,留血之在孙络也;大者如筋,留血之在经隧也;数者,血脉出入之度数。留血之在经络,则泻之,故无失其所出之度数矣。”而刺络仅指刺络脉,未包括刺经脉。如《灵枢•官针》所说:“络刺者,刺小络之血脉也。”因此,魏氏认为,将针刺放血称刺营较称刺络更为恰当。 咽科急性炎症统属中医“喉痹”范畴,多因风火邪毒郁闭咽窍所致,理应发汗散邪,但医家常虑发汗之药过于辛散,恐其升火助焰,伤津耗液,更伤咽窍,故临证之时,畏缩不前,难于择药。魏氏认为,刺营放血有着通经活络、行血化瘀、宣泄热毒、散结消肿、祛邪安正的作用,能迅速消除咽窍肿闭,疗效颇佳。正如《儒门事亲》所说:“大抵治喉痹用针出血最为上策。”《医学入门》明确指出:“咽疮忌汗,最不误人,惟砭针出血,即汗之之义也。血出,多可愈。”魏氏更强调,咽科急性炎症以患部刺营放血最为重要,因为“诸逆冲上,皆属于火”,热结咽窍,应遵《内经》“结者散之”之旨,最宜刺患部出恶血,直泄其热毒,能迅速散结消肿,使经络通、气血畅、咽窍开,则邪去正安。正如《外科发挥》所说:治喉痹,以“刺患处,出血最效,否则不救。针少商二穴亦可,不若刺患处之为神速耳。”此外,肺受邪热,壅闭咽窍,又须遵《内经》“火郁发之”之旨,宜制三商以宣泄肺热,此为“出血者,乃发汗之一端也。”(《疫喉浅论》)手太阴肺经终于拇指,故刺拇指处的三商三穴较刺少商一穴的宣泄热毒之力更强。耳轮三点为咽喉病的反应点和治疗点,且有着良好的抗炎退热作用,刺之能促进咽部急性炎症的迅速消退。从现代对针刺的实验研究也可以进一步说明魏氏刺营治疗咽部急性炎症的独特疗效。如林文注等(《实验针灸学》)提出:“动物实验研究证实针刺对细菌性和病毒性引起的炎症和发热均有较好的抗炎和退热作用,尤其是可以改善局部炎区的微循环和淋巴循环,促进炎性渗出物的吸收,减轻或消除炎性水肿,还能抑制变质和渗出性病变的发展,促进增生修复过程,但又能抑制肉芽组织的过度增生造成的后遗症,使炎症趋向好转和痊愈”。 可见,魏氏采取的患部配合三商穴及耳轮三点的综合刺营疗法,三部配合、相得益彰,增强宣泄热毒、消肿开闭的作用,而且具有良好的抗炎退热作用,较单一部位的刺营疗法取效更捷,疗效尤著。这不仅挖掘与发展了传统咽科针法,而且为针灸医学治疗急症开辟了捷径。 (二)刺营治疗脑梗塞魏氏指导研究生对体针加络刺治疗脑梗塞和单纯用体针治疗脑梗塞进行对比,并进行了血液流变学的观察。共观察60例,均符合1986年中华医学会第二次全国脑血管病学术会议修订的诊断标准,并经CT检查证实。随机分为治疗组(即络刺加体针)和对照组(单纯体针)各30例。两组性别、年龄、病程及功能状态、并发症、既往史等基本相同,经统计学处理无显著性差异(P>005)。 治疗方法分别为:体针组(对照组)选穴:上肢取肩、曲泽、外关、合谷;下肢取环跳、风市、委中、阳陵泉、足三里、悬钟;面瘫取颊车、地仓、太阳、翳风;失语取哑门、廉泉。 方法:选用2~3寸毫针,采用平补平泻法,留针20~30分针,每日1次,每6日间隔1次,连续治疗2个月。 络刺组(研究组)选穴:曲泽、委中。 方法:在体针基础上加刺络法。用小号不锈钢三棱针点刺上述两穴,让其流血50~100毫升,出血不畅者,加用火罐。每旬一次,连续治疗2个月。 结果统计,络刺组治愈22例,显效6例,好转2例,总显效率为9333%;对照组治愈16例,显效5例,好转9例,总显效率为70%。两组治疗均全部有效,但显效率则具有显著差异(统计学处理X2=545,P<005)。 此外,还将发病2周以内的作为急性期,发病2周以上的作为非急性期,对治疗结果进行统计分析,结果表明两组治疗的治愈率、显效率,急性期与非急性期患者并无显著差异。但从功能恢复情况看,急性期治疗的两组恢复均较好,和非急性期治疗的相比,两组均有显著性差异,提示脑梗塞患者应早期治疗。功能恢复情况,治疗组比对照组略高。 血液流变学指标测定结果,络刺组治疗后观测的血液流变学指标较治疗前均显著降低。 统计学处理表明:除红细胞压积的变化无显著意义外,全血粘度、红细胞聚集指数,纤维蛋白原,循环内血小板聚集率、血小板粘附率等指标均有非常显著差异(P<001~0001),提示络剌疗法有降低血液粘稠度、红细胞聚集状态,降低血浆中纤维蛋白原及血小板聚集率与粘附率的作用。而体针组治疗前后血液流变学指标变化除循环内血小板聚集率、血小板粘附率显著降低而其差异具有非常显著性外(P<001),其它指标均无显著差异(P>005),与络刺组相比,从侧面反映了络刺对血液流变学的调整作用优于体针组。两组治疗前后血液流变学指标变化对比:络刺组治疗前后血液流变学指标所降低的值与体针组相比有显著或非常显著意义(P<005~0001),进一步证明络刺疗法对血液流变学影响大于体针组。 脑梗塞时,患者的血液流变学异常,已为许多研究所证实,并认为是脑梗塞的发病原因与后果。主要表现为全血粘度升高,红细胞压积增高,血小板及红细胞电泳时间延长,纤维蛋白原升高,血小板聚集及粘附性增强等。Dintenfag更明确指出:血粘度的升高不仅影响脑的有效功能,而且还可以引起急骤的中风证候。 由于血液流变学的异常,脑梗塞患者的血液呈:“浓、粘、凝、聚”状态,脑血流量明显减少,第四卷318梗塞区的脑细胞因缺血缺氧而变性坏死,脑的神经细胞功能受到损害。所以尽早地使梗塞区的细胞恢复血液及氧的供应是治疗脑梗塞的关键。 魏氏采用络刺和体针治疗脑梗塞,并从血液流变学角度进行了实验对照观察,不论是临床疗效还是实验结果都表明:络刺疗法治疗脑梗塞优于体针疗法,络刺疗法能显著降低血液粘度,是值得推崇的治疗方法之一。 从现代医学角度来看,络刺疗法治疗脑梗塞的作用机理,主要是降低血液粘度、红细胞压积、纤维蛋白原、红细胞聚集、血小板聚集和粘附性,改善微循环,增加脑血流量及氧的供应而改善脑组织功能,促进肢体功能的恢复。 脑梗塞属于中医缺血性中风范畴,中医学认为:本病的本质是“气滞血瘀”,而络刺的主要作用机理就是“通经活血,祛瘀生新”,故临床采用络刺治疗脑梗塞是行之有效的方法,值得进一步研究。 兹介绍典型病例一例如下:马某某,男,62岁,南昌有色冶金设计院干部。1993年9月2日初诊。 3年前患脑梗塞,经治疗后症状缓解,行动自如。今晨起突发头晕、头痛、耳鸣、目眩、左肢体麻木、行动不便、语言謇涩、咽干口苦,大便略干结、舌红少苔、脉弦。经CT检查,诊断为右侧脑梗塞(中经络),证属风阳上扰,经脉瘀阻,治拟熄风通络法。 急用三棱针点刺双侧委中、曲泽放血约50毫升,并用毫针刺风池、曲池、合谷、内关、太冲、廉泉等穴,施泻法,留针30分钟。次日,头痛头昏减,语言謇涩改善,仍行走不便,继按上法治疗,取外关、合谷、曲池、肩、风市、阳陵泉、足三里、廉泉、风池等穴,采取刺营放血与体针联合治疗2个月,诸症除,行动自如,病告痊愈。
 楼主| 发表于 2011-1-20 06: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热证用灸魏氏提倡“热证可灸”,打破了千百年来灸法只用于阴盛阳虚的寒证而忌用于阴虚阳盛热证的信条,开辟了灸法临床应用的新途径,扩大了应用范围。早在40年代,他师承叔父魏荷生的热证用灸经验,嗣后通过深入研究古代医籍以及现代临床报道,认为灸疗不仅用于寒证,热证亦是可灸的。因而写出了“热证可灸论”一文(原论文附后),在学术界产生了较大影响。 魏氏曾用灸治疗多种热性病证,如急性菌痢、外科疮疡、急性扁桃体炎、急性风湿性关节炎、热哮等均获佳效,治愈医案甚多,惜已散失,这里仅举数例如下:(一)疮疡疖肿之阳证治疮疡疖肿之阳证用灸,魏氏的祖传经验是:将独头蒜切成约1厘米厚薄片数片,或捣成蒜泥贴敷于患部,再用艾绒铺置其上点燃,以微痛为度,要达到原痛灸至不痛,不痛灸至痛为止。此法可以热引热,拔毒消肿止痛,早期可促其消散,中期则可加速脓毒排泄,晚期可使收口。最后以玉露膏外敷善后。 典型病例:张某某,男,6岁,患儿左手外关穴旁生疖肿有4天。现症见发热,头痛,疖肿约蚕豆大、高突红肿、质硬实,舌质红,苔黄,脉数。诊为暑疖疔毒,证属热毒壅结。治拟泄热解毒法。急嘱患者之母觅独头蒜。切片置疮上,再以艾炷隔蒜灸,用泻法,每次灸3壮,日2次。数第四卷319日疖溃脓出,改敷玉露膏,第4日脓尽疮敛而愈。 (二)急性扁桃体炎灸治急性扁桃体炎是魏氏从疮疡疖肿可灸中悟出。畏针不愿接受刺营放血治疗的患者,以此法治疗,效验颇佳。治法:取约黄豆大艾炷置角孙、内关二穴上,点燃艾炷,用口吹之,使火速燃,但不燃至皮肉即速去之,力促而短,此为泻法,起消散作用。随之挽上新艾炷,如前法,每次灸3~5壮,日2次。一般2~3日可痊愈。魏氏认为,此法可以热引热,引郁热之气外发,使壅结于扁桃内的热毒随火而出,热毒外散则肿痛自消。 典型病例:王某某,男,21岁,民工。患急性扁桃体炎3天。现咽喉肿痛,吞咽痛甚,不敢饮食,伴发热头痛,口干渴,大便略干结,舌质红,苔黄,脉数。检查见双侧扁桃体Ⅲ°肿大,表面充血,陷窝内有脓液溢出,下颌角可触及肿大之淋巴结,体温402℃,诊断为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烂乳蛾)。证属热毒壅盛,咽窍不利。治拟宣泄邪热,消肿利咽法。采取角孙、内关穴艾炷直接灸法。每次5壮,日2次。次日症大减,扁桃体缩小为Ⅰ°,充血改善,脓液已除,继用前法,第三日复诊、症状消失,病告痊愈。 (三)哮喘魏氏治哮喘擅长施灸,常用灸治热哮,认为温热灸可使壅塞于肺部的热邪随艾火外出,气机通降,故有佳效。 典型病例:王某某,男,8岁。3岁时患百日咳并发哮喘,久经中西药治疗仍反复发作。症见:胸闷气逼、呼吸困难、咳吐黄痰、咽喉红肿,舌苔薄黄、舌质红,口唇干燥,喜饮凉水,大便结,小便黄,脉细数,证属热哮,治以清热化痰平喘。 于肺俞、定喘、风门等穴施灸,令局部反应潮红为度,使之为泡,隔日一次,连施灸3次,哮喘显著改善,10次后哮喘平息。嘱患儿及家长,若咽喉痛咳黄痰,即于上穴施灸防治;且于每年夏季初、中、末伏3日,再施灸以资巩固,追访一年,哮喘未发。 (四)急性风湿性关节炎魏氏认为风湿热痹与疮疡疖肿之阳证虽然不同,但二者病机相似,据异病同治,用灸法治急性风湿性关节炎屡获佳效。 典型病例:李某某,男,36岁。左膝关节红肿疼痛半个月,不能行走,伴发热,口苦,咽干,尿黄等症,经血化验诊断为急性风湿性关节炎,治疗无效,转针灸门诊。魏氏据其舌苔薄黄,脉细数等,辨证为热痹,于膝关节部施隔蒜灸,灸至疼痛微解,每次约45分钟,施灸3次,疼痛减轻,灸6次红肿消退,能行走,共施灸8次,症状基本消失。嘱关节肿痛,即施艾灸以防治。 (五)急性菌痢魏氏还用灸法治疗急性菌痢,常取天枢、神阙、中脘、足三里等穴,施隔姜灸。要求用温热灸令腹部及全身温暖,腹痛微解,5~6小时施灸1次,方能奏效。认为施灸能扶正培本,升提中气,使肠胃中热邪随温热之艾火排出体外,故有佳效。 典型病例:刘某某,男,28岁。因吃腐烂之食呕吐、腹痛、发热,腹泻伴里急后重,经大便化第四卷320验,诊断为急性菌痢,虽经治疗,但不见效,因逢魏氏下乡巡回医疗,慕名请求治疗。据其舌苔薄黄,脉数等临床表现,辨证为热痢,取天枢(双侧)、神阙、中脘、足三里(双侧)施隔姜灸,每次施灸30~45分钟,令局部皮肤潮红为度,令腹部及全身温暖,腹痛及肠鸣音减轻,连施4次,显著好转,共施灸10次,身体康复,并嘱患者经常于足三里施灸,强身益寿。
 楼主| 发表于 2011-1-20 06:59:35 | 显示全部楼层
疗法互补治哮喘五案魏氏治疗支气管哮喘的特点是不囿于一法一方,而是在认真辨证的基础上,紧紧围绕病症、病机、病性、病位,优选最佳治疗方案,有时用常法,有时用变法,有时单用某一方法或将几种疗法配合应用,体现了疗法互补学术思想。 (一)针刺未效,改用注线取效方案某男,34岁,突尼斯市某药店经理。1976年3月18日就诊。主诉:哮喘21年,每年春季反复发作,近年来有加重趋势。症见面色萎黄,形体消瘦,胸闷心慌,呼吸急促,喘息抬肩,动则加剧,倚息不得卧,用多种西药难以控制,且时有咳嗽,痰稠色黄,脉滑数。呈桶状胸,肺部听诊有哮鸣音。诊为支气管哮喘合并肺气肿。证属脾肾气虚,痰盛壅肺。治宜顺气化痰治其标,健脾温肾固其本。 先针刺脾俞BL20,肾俞BL23,肺俞BL13,膻中CV(RN)17,天突CV(RN)22,合谷LI4、丰隆ST40等穴,10余次效不明显;再加针刺定喘穴EXB1,喘虽稍平,但出针后1小时许,又发作如故。乃改取定喘、膻中、丰隆,用注羊肠线法施治,每10~15日注线1次。注线2次,收效明显;注线10次后,形体渐丰,除肺气肿体征无大改变外,余症基本消失。 [评析]此案说明注线疗法不仅可以减少患者频繁就诊,而且由于它较强而持久的刺激,可以代替长时间留针,故其疗效也有独到之处,能补一般针刺疗法之不足。魏氏多将此法用于哮喘呈持续状态,易反复发作且难于控制的患者,疗效颇佳,愈者甚多。 关于注线操作:即在腧穴消毒后,取长约1厘米的0号或1号医用羊肠线,装入7或8号输血针头中(或用腰椎穿刺针亦可),针管中置粗细合适的针芯,将针刺入穴达一定深度得气后,缓缓向前推进针芯,使羊肠线挤入穴下肌肉层,即可出针。注意消毒严密;勿注入太浅,以防羊肠线移出体外引起感染;勿注入大血管或内脏空腔内,以免致生它患;针尖角度勿与大血管平行,多用直刺或斜刺法。
 楼主| 发表于 2011-1-20 07:3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常规穴失效,改针定喘取效案王某,男,38岁,干部。1968年4月就诊。主诉:咳喘6年,此次发作已3天。发病前,鼻痒鼻塞,打喷嚏,胸闷,烦躁,继则呼吸困难,鼻翼煽动,气喘痰鸣,曾服药未能缓解。既往每逢天气骤变突发,畏闻花香味。有过敏性鼻炎史。症见恶寒流涕,咽痛咳嗽,剧咳气喘,痰多白第四卷321沫,咯痰不爽,胸闷烦躁,口微苦,小便清,欲食无味,舌苔薄腻,脉浮紧,两肺闻及哮鸣音。诊为支气管哮喘,此乃外有表邪,内有痰浊,肺失宣降。治以宣肺解表,化痰平喘。 先针刺合谷LI4,内关PC6,肺俞BL13,迎香LI20,经渠LU8,丰隆ST40等穴,中等剌激,使局部有较重胀感后留针20分钟,每日1次,8次后喘势依然如故。乃取定喘EX-B1一穴,针尖到脊椎横突处,令针感沿脊椎两侧向下或向肺部传导;行凤凰展翅泻法,留针20分钟。针后当即胸闷气喘大减,连续治疗10次,咳喘显著好转;以后隔日针一次,治疗20次;并轮流选用1~7胸椎华佗夹脊穴,连续治疗2月,哮喘平息,哮鸣音消失,食欲良好,身体康复。随访10年余,疗效巩固。 [评析]针定喘治哮喘多有报道。魏氏认为针定喘如深度不到或针感不理想则疗效欠佳,针尖沿脊椎两侧稍向下斜刺至针下有抵抗感,而不能再深入为止。强调注意勿使针尖达入胸腔和肺部,防止气胸事故。并认为针穴对实证疗效较佳,如用于虚喘,多配合其它穴位,阳虚者加灸,亦可获得良效。
 楼主| 发表于 2011-1-20 08: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针灸其它穴未效,改针阿是穴取效案方某,女,45岁,干部。1958年9月就诊。主诉:咳喘时发时缓30余年,好发于经期前后。 虽经中西医多方治疗,未能治愈。此次因情绪不佳诱发,现用支气管解痉等药治疗。症见面色灰暗,咳喘急促、痰声漉漉,咯吐不爽,痰呈灰白色透明状,多泡沫。时有呕恶或大便秘结,舌苔白腻,脉滑。诊为支气管哮喘。证系痰浊阻肺,治以温肺祛痰平喘。曾在他处经多次针灸肺俞BL13、天突CV(RN)22、膻中CV(RN)17、丰隆ST40、中府LU1、迎香LI20,膏肓BL43、定喘EX-B1等,以及手掌割脂等治疗,效果均不明显。此经询问与查知,于胸背部中KI26,亏门LU2,大杼BL11及厥阴俞偏内侧有明显压痛,予以按揉5分钟,患者当即感到呼吸轻松。乃于压痛点施针,一次即感痰易咯出,喘稍平;4次后,喘大减。随此处压痛消失,而针效衰减;又继续于心俞BL15、大椎GV(DL)14、璇玑CV(RN)21等处压痛点施以针刺,疗效又较明显,5次后痛点又失;相继在胸背找到肺俞BL13,中府LU1附近压痛显著,施针10次,喘平,只有少量胶冻状痰,易咯出。先后治疗3月余,症状基本消除。 [评析]魏氏对阿是穴应用经验颇多,此例用追踪寻找压痛点法治愈,说明特异性穴位并不是固定的;也说明要提高针灸疗效,只选择刺激方法及手段仍不够,对部位选择也至关重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