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医园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医宝
搜索
查看: 886|回复: 6

民间中医精神永放光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1-7 21: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伤寒论坛:朱雀先生”)
在我国浩瀚的历史长河中,中医以其独特的治疗技术和卓越的疗效,千百年来一直被人们所称道,而民间中医是中医这支队伍当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远到秦汉时期的扁鹊,仓公........近到现代时期的郑钦安,李可.......这都是民间中医的优秀代表人物,大家都看过《神医喜来乐》吧,要论医术,民间中医喜来乐的医术远比王太医要高,但是要说权术,那王太医可谓官场老手,医术上比不上喜来乐,就在背后下黑手,想害死喜来乐,可见王太医的手段是多么的卑劣!
火神派的诞生,为民间中医又掀开多姿多彩的一页,所谓火神派,是因为该派风格独特,以善用附子、干姜等热药著称,屡起大证、重证,惊世骇俗,以大剂量姜附回阳救逆,是火神派的明显特点之一在全国独树一帜,而且代有传人,发扬光大,历百余年而不衰,至今犹有余韵。中医史上有金元四大家,有经方学派、温补学派、温病学派等等,千百年来,它们各树一帜,各呈异彩,汇聚而成中医学的丰富源流。鲜为人知的是,在清代末年,四川还出现了一个重要的医学流派———火神派。其理论之精妙,用药特色之鲜明,影响之大都不下于上面各家医派,堪称中医宝库里的明珠,实有弘扬的必要。医史证明,凡能创造一家学派者,必有领军人物和几个代表人物,还要有一定的理论著述与相当的临床实践(医案)。这几条缺一不可,否则难以形成气候,更无以造成影响。按此标准衡量,火神派可谓条条具备。其首领人物是郑钦安。


郑寿全(1804—1901),字钦安,四川邛崃人,清同治年间,在成都开创了“火神派”,誉满全川,《邛崃县志》称其为“火神派首领”。以善用附子,单刀直入,拨乱反正著称,“人咸目予为姜附先生”,实医林一代雄杰。传此派之学者,百余年来不乏其人。


继钦安先生之后,火神派人才辈出,代表人物有吴佩衡,云南遂有“吴附子”之名,他尤以善用附子治麻疹逆证而风靡一时。祝味菊,祝本四川人,为避战乱,东去上海,沪上医界几无不知“祝附子”者,他治热病,虽高热神昏,唇焦舌蔽,亦用附子,认为热病不死于发热,而死于心衰。吴、祝二位,驰名华夏,其影响较之郑钦安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祝味菊还是第一个提出“八纲”(阴阳、表里、寒热、虚实)概念者。其它还有华阳刘民叔(川藉沪上名医),以及陆铸之(有火神之称)、补小南、范中林、龚志贤(重庆)、戴云波(成都)等,皆为四川人,这一点颇有意味。其中祝味菊虽系浙江人,但弱冠(25岁)入川,拜蜀中名医刘雨笙等3人为师,数年学成,且在四川度过了17年的光景,逐步形成温补为特点的用药风格,1926年为避“川乱”才迁居上海,名扬沪上。



系统总结,火神派理论有如下一些特点:
①学术上以《内经》为宗,“洞明阴阳之理”,“功夫全在阴阳上打算”。“病情变化非一端能尽,万变万化,不越阴阳两法。”(郑钦安语)
②临床上则“用仲景之法”,用药多为附子、干姜、肉桂等,附子常用至100g以上甚至300g-500g,尊附子为“百药之长”(祝味菊语),用方则多为四逆汤、白通汤、麻黄附子细辛汤等,这是火神派最鲜明的特点。
④对附子的应用有一整套铰为成熟的经验,包括其配伍和煎煮方法,如祝味菊用附子多配伍磁石、枣仁等;吴佩衡大剂量投用附子时,必令久煮3h以上,以口尝不麻舌口为度。理论总是抽象的,实践才是具体的。
现摘录吴佩衡医案一则,以供赏析:
杨某,男,32岁,云南姚安人。1923年3月,病发已20日,始因风寒,身热头痛,某医连进苦寒凉下方药10余剂,且重加犀角、羚羊角、黄连等,愈进愈剧,危在旦夕,始延吴氏诊治。患者“目赤,唇肿而焦,赤足露身,烦躁不眠,神昏谵语,身热似火,渴喜滚烫水饮。小便短赤,大便已数日不解,食物不进,脉浮虚欲散。”吴氏认为证系风寒误治之变证,误服苦寒太过,真阳逼越于外而成阴极似阳之症。“外虽现一派热象,是为假热;而内则寒凉已极,是为真寒。如确系阳证,内热薰蒸,应见大渴饮冷,岂有尚喜滚饮乎?况脉来虚浮欲散,是为阳气将脱之兆。”治之急宜回阳收纳,拟白通汤加上肉桂为方:附片60g,干姜26g,上肉桂(研末,泡水兑入)10g,葱白4茎。方子开好,病家称家中无人主持,未敢服药,实则犹疑不定。次日又延吴氏诊视,“仍执前方不变”。并告以先用肉桂泡水试服,若能耐受,则照方煎服。病家如法试之。服后即吐出涎痰碗许,人事稍清,内心爽快,遂进上方。病情即减,身热约退一二,出现恶寒肢冷之象。已无烦躁谵语之状,且得熟睡片刻。乃以四逆汤加上肉桂续服:附片100g,干姜36g,甘草12g,上肉桂(研末,泡水兑入)10g。服药1剂,身热退去四五,脉稍有神。尿赤而长,略进稀饭。再剂则热退七八,大便已通。唯咳嗽痰多夹血,病家另请数医诊视,皆云热证,出方不离苦寒凉下之法。鉴于前医之误,未敢轻试。其时病人吃梨一个,“当晚忽发狂打人,身热大作,有如前状。”又急邀吴氏诊视,见舌白而滑,“仍喜滚饮”,判为“阳神尚虚,阴寒未净。”仍主以大剂回阳祛寒之法,照第2方剂量加倍,另加茯苓30g,半夏16g,北细辛4g,早晚各1剂。连服6剂,3天后再诊,身热已退,咳嗽渐愈,饮食增加,小便淡黄而长,大便转黄而溏。前方去半夏、细辛,加砂仁、白术、黄芪,连进10余剂,诸症俱愈。(《吴佩衡医案》)。



按 
此案既显吴氏辨证准确,独具慧眼,又示其火神用药风格。在一派热象之中,以“渴喜滚烫水饮,脉浮虚欲散”为辨识阴证眼目,实在令人钦佩。其实,从其服苦寒凉下之药而病“愈进愈剧”,亦可推知绝非阳证,这同样是一辨证依据。最可奇者,病人吃一梨后,竟然“忽发狂打人,身热大作,有如前状”,此系阴证食凉必然加重之理,吃梨尚且如此,若进苦寒凉药呢?后果不堪想象。吴佩衡以多年经验总结了阴阳辨证十六字诀,可谓青囊之秘:阴证:身重恶寒,目瞑嗜卧,声低息短,少气懒言。兼见口润不渴或喜热饮,口气不蒸手。阳证:身轻恶热,张目不眠,声音洪亮,口臭气粗。兼见烦渴喜冷饮,口气蒸手。




综上所述,民间中医以其胆大,药量重,处方用药不拘一格,不受书本知识的约束,屡起大证顽症,已受到越来越多临床医家的关注,这与学院派的风格则孓然不同,所谓存在的层次是不同的,上一层的存在可以改变下一层的存在状态,如形可以改变影的存在状态。形、气、神亦复如是,形上有气,气上有神,神上有虚,虚上有道,道法自然,自然为一切存在万物取法的最高准则。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夏虫不可语冰!形而下的认识观是无法理解并如实认识形上的存在的,所以下士闻道会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民间中医精神永放光芒!

[ Last edited by 云涯松子 on 2005-7-14 at 07:58 AM ]
发表于 2007-11-7 21: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火神派是抓住了人立命的根本. 有阳则生,无阳则死.
发表于 2007-11-7 21: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也。”
“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害无穷。”
发表于 2007-11-7 21: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近二十年的临床证明,什么时候赶时髦(严格按照现在的教科书辨证用药),什么时候的疗效就差一大截子,10年前我太太笑话我怎么川乌、草乌、附子、干姜、甘草、麻黄、细辛用的这么多,是否你就认识这几味药。不错就是这么几味药,能让病人起死回生。尤其在现在这个时期,抗生素、假中医(用西医理论指导用中药)造成大多数人阳虚阴盛。在《明珠暗投》这个栏目里,治愈肝癌一例就是很好的说明。
发表于 2007-11-7 21: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文澄是一个悟性比校高的人,合我的口味。
发表于 2007-11-7 21: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文澄
我支持你的观点.
学医之人应该有深厚的理论基础.然后才能治病救人.
发表于 2007-11-7 21: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英雄所见略同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